非常游旅行网-香港特价酒店预订专家
欢迎访问非常游旅行网!  登录 | 免费注册 加入收藏  网站地图  English
营业时间: 9:00 - 22:00 (周一至周日, 公共假期除外)   24小时在线预订
香港酒店预订热线: 4006-713-317  0755-89325230  28376289  香港电话: +852 69346300
首  页 香港酒店 香港旅游 我的账户 公司简介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
当前位置:   首页 > 热点新闻资讯 > 重振香港经济要靠谁?
非常游香港旅游金牌策划
信息正文

重振香港经济要靠谁?

来源: 重振香港经济要靠谁?   时间: 2012-03-02 08:18:52
 
英国人眼中,香港变成了一个奇迹,似乎“有悖常理”。准许英国人在香港“寄寓泊船”的《穿鼻草约》(1840)议定之后,时任英国外交大臣的巴麦尊勋爵非常生气。他无法改变谈判结果,但是有权立刻解除负责谈判的全权公使查理•义律的职务。在免职函件中,他对义律冷嘲热讽:“你获得了荒芜之岛香港的割让,岛上几乎没有一幢房屋……很显然,香港不会成为贸易中心……我们的贸易将一如既往地在广州进行。他们(英国侨民)可以前往荒凉的香港岛,在那里修建房屋来隐居。” Frank Welsh先生撰写的《香港史》就是从这个话题开篇的。现在我们知道,义律的错误没那么严重,巴麦尊勋爵的预测倒是错得离谱。
从人口数量来看,香港在割让之初(1841年)的人口大约只有5000到7500,在1862年达到12万,在日本占领之前的1941年达到160万。二战结束的时候(1945年)一度减少到50-75万,战后又迅速恢复,1950年达到220万(也有人说是236万)。2009年超过700万。从经济产出来看,早在香港“回归”之前的1991年3月到1993年3月间,香港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就超过了英国,2011年则位列世界第九。在我看来,与其说是香港“有悖常理”地创造了奇迹,还不如说是内地一次又一次“有悖常理”地把创造奇迹所需要的要素(人才与资本)拱手让给香港。发生在1851年到1864年之间的太平天国运动是香港发展历程中的第一个转折点。在此之前,成群结队到达香港的中国人大多是苦力。他们不带家眷,更不会定居。1844年香港的男女性别比例是5:1,单身的苦力对居住条件的要求也很低,1845年,香港只有78幢家庭住宅。当太平天国运动威胁到广州的时候,富有的家庭纷纷弃城而去。香港是主要目的地。移民中不乏财产与胆识兼备之人。到1859年,有65家华人商号积累起雄厚的资本,规模大到可以作为“行商”登记。一些华裔商人的实力堪与英国大商人匹敌,其中一位还成为香港第三大纳税人。
1867年,香港的家庭住宅增加到1775幢;到1869年,香港的男女性别比例降低到2.7:1,之后一直维持到19世纪末。如果一定要说香港做对了什么,那就是在英国殖民之后的“头80年里享受了独一无二的宁静”。内地20世纪的党争与战争是提升香港地位的第二级推进器。在1947年出版的《美国外交文件集》第七卷当中,香港被描述为“持不同政见者的最佳庇护所……华人资本的安全岛,中国南部唯一有出版自由的地方”。短短几年内战期间,率先到香港避难的是反对国民党的人士,紧随其后的是亲国民党人士。香港人满为患,许多人找不到住处,只能住在走廊、阁楼和马路上。直到新政权1949年11月关闭边境,“想维持传统自由出入政策的殖民地当局才舒了一口气”。香港“第一次转折”的人才和资本主要来自广州,“第二级推进”的人才和资本主要来自上海。抗日战争爆发之前,上海的区位优势明显。英国、美国、普鲁士、丹麦、荷兰、瑞典、比利时和日本都选择上海作为在中国贸易的基地,并且设立了领事馆。上海是当之无愧的东亚贸易和金融中心,汇集而且培养了一大批商业精英。香港原本望尘莫及。可是在内战期间,“上海难民尤其把宝贵的人才带入这个殖民地。转瞬之间,上海就不再是中国的商业中心”。
随后,在朝鲜战争期间,西方对中国内地实施贸易禁运,内地的对外贸易从此大多转口香港。香港商人于是重抄刚刚放下的旧业──走私。当时也正是香港工业化刚刚起步的时期,早年来自上海的实业家正好成为香港工业化的弄潮儿。香港政府承认,“注入上海的经验与资本”让香港比其他亚洲国家和地区早起步10-15年。到目前为止,香港的最后一个好运气是搭上了内地改革开放的顺风车。如果说内地是一列快速行驶的列车,那么由于地域和历史的原因,这列火车上有为香港预留的舱位。1980年成立深圳经济特区,1990年代紧邻香港的珠江三角洲成为内地经济增长最快的地区,而且增长方式是外向型的,给香港提供了大量贸易和转口贸易机会。1985年,内地成为香港最大贸易伙伴;1987年,香港取代日本成为内地最大贸易伙伴。1988年,香港占内地境外投资的比例在50%-70%之间,香港从贸易和投资中获得的利益足以弥补产业向内地转移的损失。不过,这列顺风车上,香港的舱位正在被压缩。内地经济两个不可避免的变化使香港逐渐被边缘化。变化之一是中国经济区域增长极的转移──先从珠三角转移到长三角和渤海湾环,又从沿海地区转移到中西部,与香港的距离越来越远。变化之二是内地加入国际贸易组织(WTO)之后,与西方国家直接贸易更加便利,内地商人对西方也日益熟悉,转口香港的必要性日益降低。此外,从长期来看,内地经济的对外依存度一定会下降。有人在香港媒体上惊呼:与内地相比,香港经济1990年代以来逐渐衰落。广州和佛山两市的经济总量之和,在1997年仅相当于香港经济总量的1/6,在2001年达到30%,2007年达到70%,2009年略微反超香港。香港由盛转衰的转折点正好和香港回归的时点重合,似乎回归和衰退之间存在因果关系。中央政府不想让人认为回归导致衰退,于是通过签署《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》(CEPA,2003年6月)来刺激香港经济增长。某种程度上,CEPA当中甚至包含了利益输送。实际上,香港的衰退被夸大了。首先,从真正有意义的人均指标来看,内地和香港之间的悬殊差距仅仅是在缩小而已,反超遥遥无期。在美国中央情报局(CIA)用购买力平价(PPP)方法计算的2011年人均GDP排名表中,香港以4.93万美元排名第九,内地以0.84万美元排名第117位。其次,在1988年到1997年的10年间,香港GDP年均增长5.0%。在1999年到2003年的五年间,香港GDP年均增长率虽然降低到3.2%,但在发达经济体当中,这仍然是令人骄傲的成绩。2004年到2007年的四年间,香港GDP年均增长率显著提高到7.2%,好得再次“有悖常理”。香港的增长率不应该和内地比,而应该和处于同样发展水平的国家比。到目前为止,除去受到亚洲金融危机和全球金融危机冲击的年份,香港经济的平均增长率是不错的,由于内地正在发生的经济转型导致香港逐渐被边缘化,香港经济增长率将缓慢降低,这是可以理解的,与香港发展程度相当的经济体大多能够接受更低的增长率。总之,香港应该或者接受,或者靠自己的头脑和能力改变命运,而不是继续依靠内地“有悖常理”的恩赐。
 
关于我们 | 酒店加盟 | 合作推广 | 友情链接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方式 | 法律声明 | 香港旅游情报 | 香港旅游策划 | 香港旅游论坛 | 网站地图
香港特价酒店,便宜低价酒店宾馆,香港酒店预订, 预定廉价宾馆房, 非常游旅行网